7-31,然乌-波密,今天的故事真的多

苦瓜视频app

尽管【我们】在早餐的时候还在诉说昨天晚上的各种“战斗“,但是一出发以后大家都被面前的美景惊呆了,不停的拍照,直接导致今天的行程格外紧张,差点摸了夜路,想起来都有一点后怕。。

苦瓜视频app

          【我们】从然乌镇出来,一直沿着安目错湖向西前行。12km后的K3892,湖水开了个口子,决堤似地流了出来,这就是帕隆藏布江的源头。G318就是沿着雅隆藏布江一路向西而下的。因为刚刚下过雨,湖水不是很蓝。

苦瓜视频app

青稞地。。。。。

苦瓜视频app

    路边茂盛的青稞和歪七八道的破房子都是一道美丽的风景。

苦瓜视频app

    这是藏族同胞的牛棚,和香格里拉一样,屋顶都是树皮做的,再压上几块大石头防风。

苦瓜视频app

     车队推进的速度很慢,大家不停的下车拍照片,

苦瓜视频app

    路边的牦牛带着自己的崽崽在闲逛

苦瓜视频app

         这就是堰塞湖的泄口,下游就是帕隆藏布江,她也是雅鲁藏布江的一条支流。

苦瓜视频app

      我站的位置是河中间的一块大石头,要跳跃过去是要有一定的胆量的。

苦瓜视频app

       和【我们】一起同行的李玲,回想起来,只有今天,她是全程和我在一起的。今天的行程真的是很辛苦,小妹子还是顶住了,了不起。

苦瓜视频app

      【我们】从西藏的昌都地区进入了林芝地区,林芝地区过后就是拉萨地区了。

苦瓜视频app

 路边不停的有支流汇入帕隆藏布江

苦瓜视频app

帕隆藏布江

苦瓜视频app

         站在这里我感叹了好久。【我们】的现在的海拔大概有4000米左右,这么高的瀑布是怎么来的,这么高的山顶上还有河流?    真的是山外有山,河上还有河呀。

苦瓜视频app

     这一路上【我们】不知道见过多少磕长头进藏的虔诚藏民了,我超过他以后,向他喊了一句“扎西德勒”,他也十分高兴的向【我们】招手,扎西德勒。

     加油,兄弟,【我们】拉萨再见。

苦瓜视频app

我想喝牛奶了。。。。

苦瓜视频app

      因为要拍照片,骑的很慢,一个拐弯后就看到了前面的兄弟,他们都在那里歇气休整。面前就是淹没路面的小河。

      正好有一辆越野车经过,河水已经淹没了轮轴,看来水位最深的地方已经超过了1尺,我正在琢磨琢磨过河,左边就有车友径直骑了过去,连驼包都泡在水里了。他的驼包是高大威的,防水性能一流,咱不能和他比。

苦瓜视频app

     我还在犹豫观察,对面的老赵和李玲向我大声吆喝:“不要骑,从上游的石头上背过来”。这时我才发现路面右边,也就是小河的上游10米远的地方,有几个大石头,可能也就是过往的游客临时搭建的,我扛着车,从石头上跳了过去。

     老钟正在摆弄他的鞋子,刚才他是直接骑过来的,结果鞋子就进水了。

    别以为现在是7月,别以为鞋子进水没有什么关系,记住了,这是西藏,看看【我们】穿的大衣就知道气温有多低。再想想那条小河,都是从山顶融化的冰水,怎么办?

苦瓜视频app

    我给老钟出了一个主意,把湿袜子脱了,把脚搽干,穿上干净的袜子,再套上一个塑料袋子,然后在穿进那双湿鞋子,虽然不够暖和,但是比直接穿湿鞋子好多了,至少脚是干的。

苦瓜视频app

      继续前进,上午主要是下坡,一路呼啸而过。路面良好,时速40码,太爽了。

      突然前面有人拦车,不是藏族小孩,而是两个徒步进藏的驴友,我把车子停下来,问他们怎么了?原来他们是太饿了,想讨点东西吃。出门在外就是要相互帮助,我二话没说就把自己最后一包压缩饼干给了他们。

苦瓜视频app

      车队在一个路口集结了,往前是去波密,往左是去米堆冰川。老刘说他上次进藏已经去过米堆了,这次不想再去,直接先去波密。他早点到波密后可以为【我们】去抢床位。勇哥说他要陪老刘骑。剩下的几个,包括老钟、老赵、李玲、罗诗斌和我全部去米堆。有了老刘和陈勇去打前站,【我们】没有了时间压力,好好玩一玩吧。

苦瓜视频app

这就是米堆冰川的门票站,我和罗诗斌都有免票证明,自从上次在云南石林省下来好几百以后,今天又给俺省了50块。     

苦瓜视频app

我亮完证,走到了前面的小桥,拍后面的兄弟,还有我的单车。

苦瓜视频app

     小桥上面有好多石头,什么雕刻着经文,真的好漂亮呀。我十分后悔没有拿几个带回家。主要是那些石头太重了。

一直到现在都还在后悔。

苦瓜视频app

      又有一个兄弟买好了门票进来了,我把相机递给他,拿起石头,一阵猛咬。。。。。惹的他哈哈大笑。后来他也学着我咬石头。

      老赵还是门票处磨磨蹭蹭,我走过去,慢慢看出了一点门道。对他眨眨眼,叫他过来,贴着他的耳朵对他说:“老赵,我有办法让你免票。”

       “怎么个免法?”

        “你相信我,看我的招呼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我说完后,直接就他的单车推过了门票处,因为我有免票证,他没有拦我。我把车子停在桥边,过了几分钟,等门票处又过了几个人,我开始向老赵招呼,老赵便大摇大摆的走过检票处。

     验票的兄弟立即拦住了他,问他要票。

     老赵说;“我已经买过票了,你看,我的单车还在前面。”老赵手一指,小桥边上就只有我一个人和两辆单车。

      检票的兄弟没有阻拦,就让老赵过去了。我看着老赵得意的走了过来,我高兴的跳了起来,耶~~~~~!

      我用衡阳话大声叫道:你狗日的,今天晚上要请老子喝啤酒!

      老赵回答:喝死你!!

苦瓜视频app

     桥那头的经幡,我在桥边继续等后面的兄弟。

苦瓜视频app

      人都齐了,出发,从318到米堆冰川还7公里,砂石小路。

苦瓜视频app

      前面路上有水塘,真的是水塘,我仔细观察了一会,冲了过去。过去以后我才发现能冲过来自己是十分的幸运,其实是很危险,水塘的水文十分复杂。我停车下来,大喊:“技术不好的,从路边推过来”。

        罗诗斌没有犹豫,也跟着冲了过来,成功。

       老钟见前面两个人都过去了,也跟着冲,结果。。。。卡在水塘中央了,双脚全部进水,而且还全都是泥!【我们】赶紧过去查看,完了,完了,老钟今天要吃大亏了。

       老赵见形势不妙,还是下来推车,路边的山坡十分陡峭,根本无法落脚,还好有单车作支撑。等我把相机拿出来的时候,老赵都已经快走完这个水塘了。李玲见老赵靠着山脚推也十分难受,她就选择考着河岸推车。

苦瓜视频app

    再往前骑几公里,就到了米堆村,路边的小旅馆倒是不少。到米堆村的时候是10点半多一点,如果现在就去看冰川,一个来回大概还要3个小时才能回来,老钟的情况很不好,怎么搞?

苦瓜视频app

      我先和罗诗斌商量了一会,再和大家一起讨论,先吃点东西再去看冰川。饭店有一个火火炉,我招呼老钟抓紧时间烤鞋袜。

苦瓜视频app

       一碗酥油茶要5块,【我们】每人都来了一碗。

       以前要喝上一碗酥油茶,那是一件十分麻烦的事。大概流程是,将牦牛奶倒进木桶里面,用捣杵不停上下捣,捣多久?也就一个上午吧。一直要捣到牛奶的油水分离,只有这样才能有效被肠胃吸收而不拉肚子。油水分离后的牛奶再烧开,加进去一些青稞粉、豆粉、芝麻等等,一碗酥油茶才算做好了。捣酥油茶是一件十分费功夫的活,一个家庭主妇的主要家务活就是不停的捣。

     现在就简单了,有现成的、机器捣好的酥油卖,小姑娘用勺子挑上一块酥油,倒进塑料桶,再往里面倒进去一点牛奶,上下捣鼓个十来下,把酥油和牛奶混合一下就成了,再倒进茶壶烧开,前后不到10分钟,一碗毛着热气的酥油茶就端到你的面前了。这5块钱,成本最多就1块钱。

苦瓜视频app      

         饭店里面也没有什么好吃的,自从在如美吃了一顿所谓的藏餐以后,我再也不想吃那种高【科技】美食了,我和大家每人再要了一个“来一桶”泡面,还是康师傅靠谱。

       小店里的【服务】员,看到【我们】要拍她,十分害羞的捂住了脸,倒是小朋友十分的大方。

       在高原吃顿饭,你得有足够的耐心,酥油茶半天都烧不开,要了几桶面,水也是半天烧不开,等【我们】吃完桶面,都已经过了12点了。

苦瓜视频app

      老钟的鞋子还是没有烤干,罗诗斌拿出了他的一双户外鞋给他穿。罗诗斌人高马大,脚大鞋子也大,老钟穿着隆隆框,有总比没有好。那双没有烤干的鞋子继续放在炉子边烤,单车也放在小店,  准备出发。

       村子旁边有好多出租马匹的,说是骑一个来回只要100块,想起我上一次骑马还是95年在北京香山。和老板讨价还价,80块钱搞定。

苦瓜视频app

       骑在马上和骑在单车差别太大了,马儿不停的摇晃,我抓紧了前面的扶手,尼玛,真的紧张呀,一路上的树木繁茂,我在马上还要不停的规避各种枝杈,路上还有很多大石头,马蹄时常打滑,紧张的我都要叫出声来,我都有点后悔骑马了。

苦瓜视频app

      在经过一条小河的时候,看到老钟、李玲摇摇晃晃的走过这个独木桥,我终于找到了骑马的自信。

    一路上我都是十分紧张的骑马,相机都不敢拿,特别是最后那一段超级陡坡,我紧张的要牵马人停下来,我要下来走过去,牵马人根本不予理睬,至少说了一句“没有关系”。就这样骑了一个世纪以后,我终于到达了米堆冰川。

苦瓜视频app

      大家一起合影。

苦瓜视频app

      牵马人说,以前的米堆冰川是纯白色的,现在变得灰不溜秋的,以前的冰川一直延伸到现在的位置,后来逐年后退,脚下的冰川变成了一个水塘。

     温室效应,这都是人类惹的祸,我想,还要多少年,米堆,还有其他的冰川是不是就要消失了?

苦瓜视频app

         今天的老钟真的悲催呀,一天之内两次落水。还好,这哥们真的很坚强。

苦瓜视频app

       拉远焦,看冰川。

苦瓜视频app

     也有人再徒步前进,一直走到冰川脚下,牵马人说,还要3到5个小时才能回来。

苦瓜视频app

       我和这匹马儿的合影,辛苦你了。骑着你,我真的记忆深刻呀。

       回去罗。经过刚才的锻炼,我慢慢找到了骑马的感觉,只要掌握好节奏,骑马和骑单车是一个道理,轻松而又自在,你要顺着马的走动而改变重心,而不是僵直自己的身体,这时,你就和马儿融为一体了。马背上很舒服,马鞍十分柔软,马的悬挂系统十分优越,骑在上面又稳当又逍遥。

     我开始掏出相机,腾出一只手来拍照了。路上的原始森林。

苦瓜视频app

     哈哈哈,骑马真的舒服呀,  我向一边的李玲打招呼:哈罗,美女,笑一个。

苦瓜视频app

   再拍拍在前面给我牵马的大姐。

        我问大姐:“你这匹马卖多少钱?”

        “你问这个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 “我不想骑单车了,我要骑着马去拉萨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买一匹马大概要5000块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这么贵?” 我心里在盘算,我那辆破单车最多2000块,这个地方还卖不掉。

         胡思乱想ING....。

苦瓜视频app

      还有老赵。。。。 我把相机给老赵,要他给我拍一张。

苦瓜视频app

         我骑着马上,得意的吹着口哨,悠然自得。

        我越骑越熟练。骑马的时候就像你骑单车一样,人的重心要放在脚上,身子要顺着马儿的走动而稍微扭动腰身,一是左右扭动,保证不掉下去,二是要适度弓背,保证上身的基本稳定。

       爽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爽!

苦瓜视频app

          再次回到米堆村,已经快2点了。还算【我们】的动作快,出发吧,今天【我们】要骑到波密。

苦瓜视频app

        去往波密的路上,赏心悦目呀。

       前面有一辆奥拓,0.8的排量,在进藏的路上,什么样的车都有呀。

苦瓜视频app

      大家爱说说,这个瀑布是怎么来的????????

     这么高的山顶上,还有一条河???

      有关部门上哪儿去了,怎么不在这里建一个景区收费站??

苦瓜视频app

   长在岩石上的松树。

苦瓜视频app

       过了玉普乡以后开始爬坡,感觉好累,今天的午餐吃的太早,也吃的太简单,肚子不停的咕咕叫。

      我爬上坡顶的垭口,等后面的车友。

苦瓜视频app

        前面就是下坡了。

苦瓜视频app

     后面的兄弟落后【比较】远,我爬上山坡拍风景。罗诗斌、老赵和老钟终于赶到了,,,嗨,,,,,,,

  苦瓜视频app

         肚子越来越饿,真的是饿的呱呱叫。今天出发的时候,驼包里面本看来还是有两包压缩饼干的,好心是给了别人,现在轮到自己挨饿了。

        我看到马路边上有很多野果,后面的兄弟还是后面,我有一点时间,就停车去尝了一口,还有一点淡淡的甜味。我就在这里慢慢的一边摘一边吃,后来摘了一堆好大的,放在上衣口袋。

        老赵赶了上来,问:“兄弟,这东西你又不认得,吃了会死人的”

        我一边吃,一边回答:“死就死,死了也不能做个饿死鬼。”

        罗诗斌在一边大笑,也摘了一个,仔细看看,吃了一口,又吐掉了,看来他还不饿。

        其实这个果子很小,和花生米差不多大,而且里面还有一个核,能吃的就是外面薄薄的一层皮。但是,有的吃总比没有好。出发,我就这样一边骑,不时掏出几粒来塞进嘴里乱嚼。

       大概又骑了半个钟,老赵也饿的不行了,靠过来问我:“你刚才摘的那个果子还有没有呀?”

      我学着他的口气回答“这东西你又不认得,吃了会死人的”

      老赵估计也饿坏了,“死了也不能做个饿死鬼呀。”

      哈哈哈,笑死我了。

     我再仔细掏掏,只剩几个了,全给了他。老赵一把全塞进嘴里,还念叨了一句:“嗯,还有点甜”。

    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苦瓜视频app

        我不知道前面是一座什么山,但我将永远记住这个地方,一条笔直的小坡路,延伸进了前面的山谷,两边是高耸入云的大山,站在这里,你感觉自己太渺小了,西藏太雄伟了,大自然太美妙了。

苦瓜视频app

     李玲在后面不远,这样的下坡真的舒爽呀。

     罗诗斌和老钟又开始落后了。

苦瓜视频app

         下完这个坡就是松宗镇,和一个小村庄一样小。好歹终于有一个杂货店,终于有东西吃了。老板娘说有开水,我就要了6桶面和三个鸡腿。李玲说她吃不了那么多,就少要了一桶。我直接就把袋装面倒进桶里,一起泡了,老赵也学样。【我们】就坐在路边的小板凳上吃面。

         饿极了,吃什么都香呀,何况是热面和鸡腿。真的救命呀。

苦瓜视频app

         松宗离波密还有45公里,就算没有上坡,至少也要骑三个钟头。现在已经是下午5点半了,天色慢慢暗了下来,怎么办?我赶紧拨打罗诗斌的电话,电话无法接通,这个鬼地方,好多地方没有手机信号,甚至一些乡镇都没有信号。

苦瓜视频app

         我把松宗乡看了一圈,没有旅馆,没有饭店,此地不宜久留,快走。  心里有点着急了,搞不好今天要赶夜路了。

苦瓜视频app

        过松宗不久,两边全是茂密的原始森林,黑压压的一片全是松树。路边有一个景区指示牌——“郎秋冰川”。

苦瓜视频app

       7点44,【我们】用两个小时又往前推进了30公里,不快也不慢。幸好西藏有时差,天色还行。

苦瓜视频app

        老赵就在前面一点,左边的郎秋冰川好漂亮呀。

苦瓜视频app

       后面走过的路,刚刚上完一个小坡。

苦瓜视频app

   继续向前,路边的冰川、雪山好多呀,说实话,每一座都要比米堆漂亮。

苦瓜视频app

          我正在感叹今天的美景,让人悲催的事情终于轮到我了,我觉得车子越来越慢,越来越骑不动,下来检查车子。我操,后胎已经瘪了一半,扎胎了,是慢撒气。这种情况最难处理,如果是补胎,有时你找了半天都难以找到扎胎眼。管它,今天时间太紧,也没有工夫补胎了,直接拿出期铜打足了气就走。

        骑了不到5分钟又瘪了,唉,不行了,还是补胎吧。我用最快的速度把后胎拔了下来,是磨破的!再把外胎拿过来看看,原来是外胎磨破了,把里面的内胎都磨穿了,一下就坏了内外两条胎。

        真的太背时了,我气不打一处来,抓起那条外胎一愤怒的丢出好远,落在路边的护坡上去了。老赵在一边嘻嘻哈哈:“铁材,你上次在阳江就丢了一条外胎,也是内外一起爆,今天又一下爆两条,哈哈哈哈,你真是一个爆胎大王呀”。他还想去捡我丢掉的那条破外胎来看看,可惜我丢的太高,老赵跳起来也够不着。

苦瓜视频app

      这时,后面又来了两个车友,这几天也经常在一起骑。他们两个也停下来询问【我们】的情况。我对李玲说,“今天是时间太紧,你先随这两个哥们先走,我补好胎就去追你。”李玲就先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时间紧迫,我迅速从驼包里翻出我最后一条外胎,又从老赵那借了一条内胎,以最快的速度换胎,然后打气。旅行气筒很小,打气很慢,打一会我就喘不过气来了,高反又来了。老赵见我不妙,让我休息一会,他来帮我打气。

苦瓜视频app

         打完气,装车,这时我再看看手表,天黑的已经看不到字了,我开灯才看清楚:PM 7:50。

         喘了一会气,心情慢慢平静了。老赵对我说:“兄弟,别急,【我们】还有电筒,慢慢来,要死都死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听了他这句话,我的心情好多了,有兄弟在我就不会怕,如果这个时候把我一个人丢在这个原始森林,我真会被吓死去。那天在白马雪山,也是穿越原始森林,我也感到害怕,好在有你陪伴,谢谢你,我的好兄弟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就在补胎的地方给老赵拍了一张。老赵也给我拍了一张,注意,现在相机使用的是夜景模式了。

        装上了新外胎,再也不担心扎胎了,继续骑。其实今天的风景实在是太好了,这才经典的318。

苦瓜视频app

         天色越来越暗,路边的原始森林太过茂盛,把路都遮挡的严严实实,这让【我们】的视线更差了。【我们】打开了电筒,电筒微弱的灯光可以保证【我们】是骑在了路上,不会掉进路边的水沟里,但是路面的具体状况就看不清楚了,特别是在拐弯的时间真的是万分小心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晚上8:25,【我们】终于看见了前方的灯火,好大一片的灯火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波密!波密!~~~~~终于到波密了!"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大声的朝后面的老赵大喊,阿弥陀佛,终于到波密了。这时,【我们】也追上了前面的李玲和另外两个车友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打通老刘的电话,他们已经为【我们】开好了房,就等吃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老刘还告诉【我们】,罗诗斌和老钟他们两个今天赶不过来了,他们就住在松宗。我很奇怪,松宗好像没有旅馆和饭店。后来才知道,他们两个到达松宗的时候已经是6点。只比【我们】慢了半个小时,他们在小店打听到,当地的乡人大主任有间空房子,他们就住在人大主任家里,也算是随遇而安了。

   

发表评论